http://www.sproutonlone.com

明月千里

  时值己近晚秋,落叶报着盛夏的离去。踏着一地的落黄,浓洌的雾罩着这清风下的大堤,东去流水在雾海中静默着,如白的带,如乳的汁,新的空气浸润着肺腑,倒亦有一派别致的风趣横溢呢。

  

 

  终于去了,这非要去了不可的盛夏和欣春,替之而来的,便是这秋风里的凉意,抚着行人的发,给人以惊惕,给人以恋意,便不能不在这落叶盘旋的纷纭中思及昨日的茂荫,告我说:春去秋来所谓秋风萧瑟的正是。然而秋风也是极醉人心的,你可试着迎风用鼻细吸一下,正是一股奇特的芳香扑面而来。如在南方,此时当为桂子飘香的季节,可此处不似江南,桂子是不多见的,大概是泥土的芬芳吧?敞阔的大地坦露着胸怀,己播了种,落叶的杂声里犹闻节枝在泥土中茁长的沙沙声,明春当是一派嫩绿的气象。

  也曾听说有早来的春天一说,在晚秋的清香雅静中,不是正有几朶素淡的花儿娉婷袅娜,还有蝶儿,白色的素衣,翩翩舞着,在这为数不多而迎风招展的花枝间盘旋,忽而去了,忽而又复来,花的蕊,花的瓣,枝和叶都留下了芳踪,彼此静默着,相视微笑而不语。已出的暖阳温情的抚慰着,似年老白发的祖母对孙儿说:这里正是新春.解不透,用我们这稚心来看,倒也难以将其归为续昨日的盛夏和欣春,还是一亇新的天地在显身?说不准,且只好即归为续昨日的盛况,又视作新生的序吧。

  如我爱阳光下的热闹,我亦极其喜欢月光的。秋日的夜,月色倍加光明,千里一色,如乳汁般,月光下的万物静穆着,如天真恬静的处子一双多思的睛,俯着首,闪着明眸,一派水色的纯,有人喻为秋波的正是。月光,赋予她一腔温情。我喜欢月光的静雅和稚丽,更爱沐浴着这一派诚挚、纯净的光。这光下的万物峥嵘,彼此抒发着内心的语言,虽然极静的,却亦蕴涵着一堆如火的情意。故我常盼着这有明月的晴天,独自踏着这如水的月色,久久徘徊着不愿意离去。

  处于深秋夜色中的月光,固有一种迷人的倩影,而这凉风里的清香,却蕴藏着无限春的气息。大凡欣赏月色的人们,只知沉醉于它的清爽和雅静之中,我想如此也不尽然。月光下的树影婆娑婵娟,寂寂的白乳世界里,也处处可闻见繁杂的忙音,沙沙的,切切的,细听去极似欢快的歌,欢呼着,雀跃着,岂不也是一亇十分热闹的天地?只不过常人未曾仔细地品味罢了。

  这时候大道上的人不多,时时走过匆匆的人影,有成群的,亇体的,也有慢慢地踱过的。想他们必定都会怀着一种不同的心情走过的。或者极其留恋不愿意离去的,低吟着动人的诗句。也会有极其憎恶这月光的,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,或许是这过度的静穆给他的热心泼了冷水,或许是为自已阳光下的罪恶有所忏悔?正是这月光下的确存不住丝毫纤尘邪恶与私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