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sproutonlone.com

我是我,这世上不一样的烟火

  我是一朵孤寂的莲,枯萎在荷塘的一角,那是最不起眼的地方,没有人会投去关注的眼光。我低着头,悄悄把身边的同伴来瞧:叶片肥硕,闪着碧绿的光泽,花朵鲜嫩,白中透着粉黄,彩蝶围绕着它们,停靠在它的臂弯,扑闪着美丽的翅膀,仿佛是知己,天生的一对,它们之间的吴侬软语,让我的孤独倍增。

  

 

  我是路边一朵默默无闻的小花,藏在草丛中,小草挡住了我的视线,在生机盎然的春天,它迎着雾一般轻盈的雨露,如饥似渴的吮吸着,我知道,它是为了让自己长得更加高大、健壮,让自己的皮肤更加透泽清亮。而我,就这样不长个也不会变得更加妖娆动人,普普通通一朵,在陪伴我的泥土里,仰望小草青青,膜拜大树的高大威武。渴望着能与小草一比高下,谁知小草那一挺身的倔强,让我原本就渺小得不值一提的斗志,被无形的压力消磨殆尽。

  我是一朵掉下的木棉,躺在地上已经许久了。曾经,我是木棉树上最艳丽的一朵,红得浓烈,红得如火焰般燃烧着骄傲的意志。曾经,我是木棉树上开得最豪放的一朵,穿一身红艳艳的大袍,在春风中跳着令人惊艳的舞蹈。谁知,岁月如刀,刀刀催人老,曾经的华丽与荣耀,被时间狠狠的剥夺,春风也有无情的一面,将从高空重重摔下的我,又轻轻的撕扯着我残缺的躯体。我的高傲那去了,我的辉煌哪儿去了,我完整的身体哪儿去?

  我问自己,是不是非要做那凤蝶环绕的引人注目的莲,生生世世,恩恩爱爱,可是多情自古空余恨,有了爱情的滋润,也许会甜蜜一时,可终将,蝶会离去,离弃它的同伴,也许另一只凤蝶又会飞来,一阵卿卿我我后,又将莲来抛弃。这样朝三暮四的爱情,我不想要。

  我问自己,是不是非要做那路边得意自在的小草,自视自己的一点才能,一点顽强的斗志,一点无形中压人的气焰,一点让诗人感慨万千,让画家笔墨挥毫的小小资本,就能活上那千秋万载的光年,一统春的江湖。可是,莫不是有大树为它遮挡风雨,它早就被洪水掩没,哪儿忍受得了夏季的水火相煎。这样自视清高、自命不凡的低劣品格,我不要。

  我问自己,是不是非要做那最耀眼的那朵木棉。这一世,能做一朵木棉,是我的幸运。木棉是春的使者,离地高,可以俯视一片春天的美景。木棉,是春天的宠儿,绽放霎那红得耀眼的光芒,让别的花黯然失色,让人们抬头仰望,啧啧称赞。可是,就在命运的无情安排下,我从高处摔下,从此失去了往日的辉煌时光、失去了健康美丽的身体,失去了作为春的使者的资格,这样遇到大一点的挫折,就一蹶不振的自己,我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