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网站地图 美文在线:经典美文之家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美文 > 正文

死了之后

时间:2014-10-24 03:09 来源:美文在线 作者:美文在线 阅读:

  

  “啊猪,快起床拉。”
  
  母亲端着我最喜欢的鸡蛋卷,站在楼下,朝着楼上大喊着我的外号。声音温暖而又慈祥地穿进空无一人的房间。
  
  “这孩子,怎么还不醒,老是这样!”
  
  母亲显然开始生气起来,将手里的盘子放在桌子上,缓慢而又无力地朝着我的房间走去。
  
  每次,母亲叫我的外号,我都不愿意起来。一个好好的名字不叫,偏偏叫我的外号。放学回家的时候,将书包扔在沙发,母亲总会说一句:“啊猪,你的猪皮不要了啊。”
  
  一听,脸一红,滚烫的血液冲向脑门,肢体像被缠着线的木偶,无力地朝着沙发走去。
  
  “怎么这么不听话?”
  
  母亲生气地打开了我的房门,我站在她的背后,我开始呼喊她的名字,伸出手,想要抚摸着她微微弯曲的后背,我的手穿过她的身体,她听不到我的声音。
  
  门缓缓地打开,空无一人的房间,死寂般犹如被某个生物吞噬了整个氧气的世界。
  
  桌子上摆满了我的照片和全家福,一家三口幸福地笑着,像寒冬中一抹余温的阳光,安详而幸福地挂在脸上,没有一丝悲凉。
  
  母亲愣住了,悲伤瞬间从脚底往身体各处漫延,愤怒从那一刻起,化为了灰烬。
  
  母亲走了进去,将门无力地关了起来,我穿过门,母亲悲伤地坐在我的床上,手无力而缓慢地抚摸着我的衣服,衣服没有沾上一丝灰尘,我死后,母亲一直清洗着我的衣服,当衣服无缘无故被划了一小口的时候,她会小心翼翼地将衣服缝好。
  
  某一天深夜,我疲倦地走下楼梯,想要去上厕所,当我看到母亲打着微弱的灯光,长满老茧的手,吃力地将线串进针眼的时候,眼角不知不觉地泛出泪花,当母亲终于将线串过针眼的时候,她笑了。
  
  “没想到,我这把老骨头还是有一点用的。”
  
  温柔而悲伤的笑靥,犹如泛着微弱荧光的萤火虫,终将失去亮光。
  
  “孩子她妈,我们该走了。”
  
  父亲打开房门,从我的灵魂走了过去,眼前是父亲健壮的身板,小时候总喜欢爬到他的背上,要他被我玩,他总是严肃地叫我下来,怕影响他工作。
  
  某日,我又再次任性地想要让他被我玩,我抓着布娃娃,父亲在厨房切菜,我彳亍地朝他背后走过去,像一个在深夜偷东西的小偷一样。
  
  一片菜叶,掉在了地上,父亲弯下腰,试图想要将它捡起来,表情痛苦,一只手扶着腰,戴着老花眼镜,手不明四处地摸索着,额头开始往外冒汗,无声地落在地上。
  
  他老了,他再也不会将我高高地举过头顶,让我开心地笑了。
  他老了,他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,陪我玩捉迷藏了。
  他老了,他无力的肩膀已经经受不住房梁的沉重了。
  
  布娃娃从手中,轻而易举地滑落,掉在了地上。他听不到,他听不到布娃娃掉在地上的声音,他的耳朵开始戴上了助听器。我哭了,眼泪肆无忌惮地从眼角喷涌出来,像关不住的水龙头,只要没人去关,就会一直流,一直流,直到将身体的水分全部排干为止。
  
  “是梦洁啊,你怎么哭了,等我把菜叶捡起来,就陪你玩。”
  
  父亲还在地上摸索着菜叶,我忍不住了,抬起手背将挂满脸颊的眼泪擦掉,站起身,跑向他的面前,他抬起头,看见绑着两个小辫子的我和残留在脸颊上的泪痕,问:“你怎么哭了?”
  
  我伸出手,将菜叶捡起来,扔进了垃圾桶。
  
  “爸,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老下去,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,可不可以像从前那样陪着我,时间你可不可以再慢一点,我想以后都能听见你们的声音,我还想吃妈妈做得鸡蛋卷,我还想爬到爸爸的背上,我还想你们牵着我的手陪我走进校门口,能不能不要这么无声地离开我,当我倍加思念你们的时候,能不能像从前那个时候责骂我,当我做错事流干眼泪的时候,时间你能不能慢一点,我已经看见他们满头白发的模样,我已经看见他们挂满皱纹的容颜,能不能再等等我,当我想付出年华陪伴他们的时候,却悄无声息地离开我,能不能再陪陪我,当我挥洒完青春年华的时候,他们已失去仅存的余温时光,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下去,能不能停下脚步,当我追上你们的时候,能不能不要留下我一个人,我好孤单,我就站在你们的身后,你们像以前那样打我,骂我都行,我只求你们不要悄无声息地离开我的身边。”
  下楼,家里的宠物“妞妞”,撒娇般地在母亲的脚下窜来窜去,小时候总喜欢抱着它玩,拿着小绳子高高地逗它玩。妞妞看到母亲没有理会它,便停止了撒娇,落寞地走回小房子里,悲伤地趴在地上望着他们。
  
  每当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找妞妞玩,在空地上扔一个空盘过去,它都会捡回来;每个周日,都会帮它洗澡,乖乖地趴在我的肩膀上,安详地眯着眼。
  
  可是,现在再也没人陪它玩了,再也没人在空闲的时间帮它洗澡了。我走到它的面前,蹲了下去,手穿过它的毛发,什么时候掉了那么多的头发。眼神空洞,脖子上的项链,还是我亲手做的,现在再也摸不到了。
  
  父母围在一张只有四人餐桌的桌子,两个人没有说话,安静地坐着。明明只有两个人吃饭,桌子上却多摆着一双筷子和一个碗,碗的前面都是我喜欢吃的东西,鸡蛋卷、牛奶、三明治加鸡蛋。母亲习惯性地将鸡蛋卷放进我碗,温柔而又慈祥地朝着空无一人的椅子说:“多吃点。”
  
  父亲显然看不下去了,起身,说一句:“我去拿一下报纸。”
  
  我坐在父亲的椅子上,悲伤地看着母亲渐渐老去的容颜,她的脸上多了好多皱纹,小的时候,我记得她的脸是柔顺而又细腻的,现在怎么那么粗糙了。头发什么时候多了那么多白发,老妈,我买给你的护发素,你有没有在用啊?
  
  一次放学回家,推开微微开着的门,我看见母亲拿着梳子,表情痛苦地梳着头发,地上落满了许多白发,什么时候衰老的容颜开始缓缓爬上母亲的身上。
  
  父亲回来,我让开了位置,坐在属于自己的椅子上。
  
  每次吃饭,总会聊起关于我在学校的事情,某某同学喜欢谁,某某同学又做了什么坏事,学校发生了什么事。
  
  可,当我张开嘴,向他们说话的时候。他们听不到我的声音,无论我怎么叫,我试图抓起碗筷,却在一瞬间穿过他们的身体。我抱着头痛哭,眼泪毫不犹豫地冲出眼眶,不停地在脸颊流着,落在地上化为了灰烬。
  
  他们再也不会在我哭泣的时候安慰我了。
  他们再也不会看到无助而悲伤的我了。
  我再也不会每次受伤的时候,哭着闹着跑到母亲的怀里了。
  我再也不会每次做噩梦的时候,害怕地跑到父母的被窝里了。
  
  吃完了,他们收拾着碗筷,托着盘子走进了洗手间。
  
  他们看不到我痛哭流涕的样子,看不到头发已经遮住了眼眶的样子。
  
  “头发怎么又长了,都挡住眼睛了。”
  “妈,你帮我剪。”
  “我剪不好怎么办,要是把你这个小公主弄难看了,你岂不是恨死我了。”
  “不会的妈,我相信你,剪吧。”
  “那我剪了哦。”
  
  小时候经常说的话,现在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  
  穿过人群,母亲拿着百合花,原来今天是我去世一周年的日子。天比往常都要蓝,街道口那家偶尔开一次的店铺,却在今天大大方方地开着门。还有那家小时候经常去的小卖部,每次放学都会在他那家吃完冰淇淋才回家。路过公园门口,里面有很多小孩在玩,脸上挂着骄阳般的微笑,小时候总喜欢拉着我的青梅竹马去那玩,都是我在玩荡秋千,如果他不推,我就会咬他的手,现在想想脸上还会张开笑容。
  
  也不知道现在我的青梅竹马怎么样了?
  
  有没有在我不在的日子,再找一个女朋友?
  有没有把我送给他的礼物,都烧掉,送给天国的我?
  有没有吃好,穿好?
  有没有不听我的话,又开始抽烟了?
  有没有想我?
  
  走进林墓园,还没有五十米的距离就可以看到一大群人围在我的墓碑前,有小学同学、初中闺蜜、曾经追我的男生、我曾恨之入骨的仇人、还有我的青梅竹马,他们都在等我的父母到来。
  
  崭新的墓碑,没有一丝斑驳的痕迹,墓碑后面的杂草都被人整整齐齐地拔了出来,插上我喜欢的百合花。照片的我露出纯洁善良的笑容,没有一丝悲鸣。
  
  我蹲了下去,靠在墓碑上,像个孤独的孩子,无助而无声地望着我曾熟悉的面孔,他们露出我所不理解的表情。
  
  那日当我站在天台上,望着楼下人山人海的人群,心里想着只是,跳下去,我就解脱了。可我却没有想到,当我解脱了,他们所承受的痛比我那时还要痛得多。我以为只要我离开了这个世界,便没有了牵挂,不会再为学习的压力而担心,可为什么我面前的他们,都挂着撕心裂肺的表情,为什么他们哭的时候比我还用力。
  
  小学同学:
  你总是喜欢拿着我的铅笔,说我的笔很好写,能带给你灵感。每次我都是一笑而过,说你是个笨蛋,灵感跟笔有什么关系。现在我的口袋里带着小学曾写过的铅笔,现在你倒是起来跟我拿啊,现在你倒是像小学那样在我熟睡的时候拿画笔在我的脸上画画啊,你怎么就走了,你这个大笨蛋!
  
  我伸出手,眼泪朝我的手背滴下来,霎那间穿过我的手心。我抬起头,是他低着头流泪的样子,口袋里装满了小学时期经常跟她拿的铅笔,眼泪开始渗出眼眶。
  
  初中闺蜜:
  还记得你跟我说的誓言吗?只要我们还在一起,我们就一辈子都不分开,等你结婚了,我就当你的伴娘,等我结婚了,你就要穿着一模一样的婚纱,跟我一起结婚,因为你说过,我们要一起走进幸福的殿堂,现在我们还没走进殿堂,你怎么就先走了呢?你忘记了我们的誓言了吗?忘记我们曾经一起欢闹欢笑的日子了吗?
  
  还记得,那时下雨,我们都没带雨伞,那时的你开玩笑地跟我说,我们跑到那棵大树下吧。当我还没答应的时候,你就拉着我的手,像个傻逼一样,高高兴兴地跑到大树下。
  难道,你真的忘记了吗?
  
  我站起身,眼泪终于忍不住地喷涌而出,弄花了我的脸,我一个身子抱在闺蜜的身上,却抱不住,我拼命地哭喊着,双手在她的面前用力地挥舞着,使出身体全部的力气朝她大喊。
  
  我没有忘记,我真的没有忘记,我还记得我们曾许诺的誓言,我再也不会乱弄你的面膜了,我再也不会偷吃你的零食了,我们还能不能像曾经那样,任性而叛逆地离家出走,当被父母抓到的时候,还能对着彼此咧开笑容,还能不能闹着玩地斗嘴,输得人在脸上画一圈。能不能不要离开我,我真得好孤单。
  
  青梅竹马:
  这是我一年前准备好的礼物,还没送你,就听到你往生的消息。礼物都是我精心准备好的,都是自己一个人没日没夜做的,都是自己一个人瞒着父母挑灯夜战弄出来的。
  
  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心捏成灰尘,让它漫无目的地飘。
  你怎么可以比我先死,你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孤单地生活在没有你的世界。
  
  你是轻松了,但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,有没有想过那些爱你的人,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,以后的日子都抱着你的照片过日子。
  
  难道你就一点不为人考虑吗?
  
  我们还没做我们所喜欢做的事,你不是说喜欢荡秋千吗?不是说喜欢牵着我的手,在大街上肆无忌惮地摇着我的手吗?
  你倒是说啊!
  
  对不起,我没法陪你做这些事了,对不起我不爱你,你该重新找一个你所爱的人,她能包容你的过失,喜欢你的一切。我再也不能放学的时候靠在窗户看着你打篮球了,我再也不能为了你跟你考上同一所高中了,我再也不能牵着你的手了。
  我跪在地上,眼前的他,如此憔悴。凄厉的啼哭无声地穿过无边无际的草地。
  
  父母:
  有没有在天国耍脾气,有没有吃好,穿好,有没有还是跟小时候的你一样,哭着闹着要玩具。我跟你父亲都过得很好,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,抬得起水桶,写得了字,只是你父亲最近眼睛不是很好,老是看错东西。
  
  我看到了父亲母亲满头白发的模样,还有那弯曲的后背,眼睛早就看不到字,母亲是在安慰我,她不想让我担心。我走到母亲的面前,母亲却突然地弯下腰,我以为母亲看到我了,我张开双手,往她的怀抱走过去,像小时候那样。
  
  她却伸出手,抚摸着我的照片,说:“你怎么这么傻,让你最爱的人伤得那么深。”
  
  眼泪从那一刻起,流了下来。
  
  爸,我再也不会偷拿东西了,妈,我再也不会弄乱你的化妆品了,我再也不会无理取闹了,再也不会哭着闹着要你们买玩具给我了,再也不会跟你们吵架了。时间,能不能停下来,我想抱一抱父亲微微弯曲的后背,我都想回到小时候,任性地爬到他的背上,让他陪我玩耍。时间,能不能慢一点,我还想跟母亲学怎么做饭,我还想跟母亲学怎么编毛衣,我还想吃母亲亲手为我做的鸡蛋卷。爸,以后你要我学钢琴,我都会去学,我只要求你不要再老下去了;妈,以后你骂我一句我都不会顶嘴了,我只要求你健健康康的。
  爸,妈,孩子不孝,老是让你们担心,老是违背你们的期望。
  对不起,真得对不起,到现在都没有跟你们说一句:我爱你。
  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